人算不如天算,美国新农业法案或致农业补贴不

作者:农业技术

7月3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在第一版显着位置刊登文章,批评美国的农业补贴政策,题目是《好年景时农场主仍从补贴中受益》,下面是主要内容:

华盛顿10月27日消息:尽管美国今年初通过的新农业法案旨在削减美国庞大的农业补贴,但是随着今年美国玉米和大豆等作物产量创下历史新高,价格纷纷创下四年甚至五年来的新低,农产品种植预期收益下滑,这意味着美国纳税人很可能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钱来补贴农场主,而这和美国国会议员宣称的效果大相径庭。 今年2月7日,美国奥巴马总统签署了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农业法案(AgriculturalActof2014)。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一份报告计算出,在2014到2023年期间,新的农业法案将节省支出高达165亿美元。这一预期是基于农场主的农作物收入将越来越高。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农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可能导致美国国会号称削减的农业补贴不减反增。华盛顿州税务政策分析师乔什·萨维尔称,农业补贴节省金额预测错误,是因为国会用于计算成本的农产品价格脱离实际。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致达成协议后通过的新农业法案可能最终导致美国纳税人花费更多的钱在农业补贴上面,因为支持这一法案的国会议员笃定商品价格将会高企,美国各州将会结束那些基于高价食品的食品券支出。在重新修订农业政策时,民主党和共和党达成的共识是,新的法案需要修改那些保护农户免受市场波动或恶劣天气影响的补贴项目。该法案用那些和价格以及收入挂钩的项目取代了直接补贴项目,提高了当商品价格下跌时农场主可以获得补贴的门槛。此外,美国国会议员还预期减少食品券支出可以进一步削减补贴金额,这是基于美国各州将退出那些不符合新法案的援助项目。但是大多数州并没有按照预算分析师所预测的那样来减少食品券支出,而是增加了在“有吃有住”援助项目上的支出,这也使得美国国会对食品券支出将减少86亿美元的预测大部分成为幻影。 美国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黛比·斯塔比诺的女发言人拉切尔·麦克利瑞称,现在评估该法案所能节省的金额显得为时尚早,因为新农业法案的主要项目现在还没有生效。农民可以等到明年三月份再选择新农业补贴的选项。不过一项分析结果显示,由于农产品价格下跌,加上新法案增加了一些补贴,可能导致2015年的农业补贴总额比美国国会议员预期的水平高出一倍还多。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政府建议降低玉米乙醇强制掺混率,这可能导致玉米需求下滑。蒙大纳州立大学的农业销售政策中心主任文森特·史密斯称,今年政府向玉米、花生和其他农作物种植户的支付金额可能高达65亿美元,比新农业法案的预期高出约40亿美元。北京德润林编纂的数据显示,美国农业部本月预测2014/15年度美国玉米产量将达到144.75亿蒲式耳,高于上月预测的143.95亿蒲式耳;单产预期将达到174.2蒲式耳/英亩,也高于上月预测的171.7蒲式耳/英亩。无论是产量还是单产均为创纪录的水平。美国农业部预计2014/15年度美国玉米平均价格为每蒲式耳3.40美元,是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迄今为止芝加哥玉米期货价格已经下跌10%左右,并于10月1日跌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3.1825美元/蒲式耳。 今年美国国会上调了可以触发政府补贴的农作物价格水平,这意味着今年农场主获得补贴可能更快,而且补贴金额也可能更高。以前玉米价格要跌破2.63美元/蒲式耳,农户将会获得补贴;而目前玉米价格只需低于3.70美元就可获得补贴。农业法案通过当日的玉米价格为每蒲式耳4.3575美元。北京德润林数据显示,上周五,即10月24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2014年12月玉米期货价格收于3.53美元/蒲式耳,低于新的补贴价格门槛,但是高于往年的门槛。第四大经济作物小麦的价格也已低于补贴门槛。大米和花生价格同样可能引发补贴,因为产量超过需求。 美国全国玉米种植户协会的主席奇普·宝林称,一些农户可能面临风险。宝林是马里兰州纽伯格地区的农场主,种植了大约1600英亩玉米、大豆、小麦和高粱。他表示,农产品价格的低迷态势可能只是暂时现象,因为包括乙醇商在内的买家将会加快采购,从而提高需求。今年他开始向维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家生物燃料工厂供应原料,而在此之前,他主要将谷物作为鸡饲料卖给邻近的裴顿农场集团。他表示农户今年拿到的政府补贴将高于农场主的预期。对农户来说,能够维持生计的玉米价格在5美元或6美元。 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上月称,由于价格下跌,饲料需求恢复,因而农产品出口销售步伐将会加快,从而提高农场经济。他对情况并不悲观。美国农业部8月份表示,2015年农业贸易将达到1445亿美元,创下历史次高纪录。

华盛顿10月27日消息:尽管美国今年初通过的新农业法案旨在削减美国庞大的农业补贴,但是随着今年美国玉米和大豆等作物产量创下历史新高,价格纷纷创下四年甚至五年来的新低,农产品种植预期收益下滑,这意味着美国纳税人很可能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钱来补贴农场主,而这和美国国会议员宣称的效果大相径庭。 今年2月7日,美国奥巴马总统签署了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农业法案(Agricultural Act of 2014)。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一份报告计算出,在2014到2023年期间,新的农业法案将节省支出高达165亿美元。这一预期是基于农场主的农作物收入将越来越高。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农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可能导致美国国会号称削减的农业补贴不减反增。华盛顿州税务政策分析师乔什·萨维尔称,农业补贴节省金额预测错误,是因为国会用于计算成本的农产品价格脱离实际。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致达成协议后通过的新农业法案可能最终导致美国纳税人花费更多的钱在农业补贴上面,因为支持这一法案的国会议员笃定商品价格将会高企,美国各州将会结束那些基于高价食品的食品券支出。在重新修订农业政策时,民主党和共和党达成的共识是,新的法案需要修改那些保护农户免受市场波动或恶劣天气影响的补贴项目。该法案用那些和价格以及收入挂钩的项目取代了直接补贴项目,提高了当商品价格下跌时农场主可以获得补贴的门槛。此外,美国国会议员还预期减少食品券支出可以进一步削减补贴金额,这是基于美国各州将退出那些不符合新法案的援助项目。但是大多数州并没有按照预算分析师所预测的那样来减少食品券支出,而是增加了在“有吃有住”援助项目上的支出,这也使得美国国会对食品券支出将减少86亿美元的预测大部分成为幻影。 美国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黛比·斯塔比诺的女发言人拉切尔·麦克利瑞称,现在评估该法案所能节省的金额显得为时尚早,因为新农业法案的主要项目现在还没有生效。农民可以等到明年三月份再选择新农业补贴的选项。不过一项分析结果显示,由于农产品价格下跌,加上新法案增加了一些补贴,可能导致2015年的农业补贴总额比美国国会议员预期的水平高出一倍还多。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政府建议降低玉米乙醇强制掺混率,这可能导致玉米需求下滑。蒙大纳州立大学的农业销售政策中心主任文森特·史密斯称,今年政府向玉米、花生和其他农作物种植户的支付金额可能高达65亿美元,比新农业法案的预期高出约40亿美元。北京德润林编纂的数据显示,美国农业部本月预测2014/15年度美国玉米产量将达到144.75亿蒲式耳,高于上月预测的143.95亿蒲式耳;单产预期将达到174.2蒲式耳/英亩,也高于上月预测的171.7蒲式耳/英亩。无论是产量还是单产均为创纪录的水平。美国农业部预计2014/15年度美国玉米平均价格为每蒲式耳3.40美元,是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迄今为止芝加哥玉米期货价格已经下跌10%左右,并于10月1日跌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3.1825美元/蒲式耳。 今年美国国会上调了可以触发政府补贴的农作物价格水平,这意味着今年农场主获得补贴可能更快,而且补贴金额也可能更高。以前玉米价格要跌破2.63美元/蒲式耳,农户将会获得补贴;而目前玉米价格只需低于3.70美元就可获得补贴。农业法案通过当日的玉米价格为每蒲式耳4.3575美元。北京德润林数据显示,上周五,即10月24日,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2014年12月玉米期货价格收于3.53美元/蒲式耳,低于新的补贴价格门槛,但是高于往年的门槛。第四大经济作物小麦的价格也已低于补贴门槛。大米和花生价格同样可能引发补贴,因为产量超过需求。 美国全国玉米种植户协会的主席奇普·宝林称,一些农户可能面临风险。宝林是马里兰州纽伯格地区的农场主,种植了大约1600英亩玉米、大豆、小麦和高粱。他表示,农产品价格的低迷态势可能只是暂时现象,因为包括乙醇商在内的买家将会加快采购,从而提高需求。今年他开始向维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家生物燃料工厂供应原料,而在此之前,他主要将谷物作为鸡饲料卖给邻近的裴顿农场集团。他表示农户今年拿到的政府补贴将高于农场主的预期。对农户来说,能够维持生计的玉米价格在5美元或6美元。 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上月称,由于价格下跌,饲料需求恢复,因而农产品出口销售步伐将会加快,从而提高农场经济。他对情况并不悲观。美国农业部8月份表示,2015年农业贸易将达到1445亿美元,创下历史次高纪录。 [责任编辑:qianming]

文章以马里兰州的一个农场主Roger Richardson为例,说他2005年种植的1500英亩玉米获得丰收,出售玉米收入达50万美元,但联邦政府仍支付了75000美元的补贴。这笔钱来自于美国农业部的贷款差额支付(Loan Deficiency payment, LDP)项目。尽管该项目已经实施了20多年,但农业以外的人们对它还是很少了解。事实上,1998年以来,这一补贴已经花去了美国纳税人290亿美元。它既不是贷款,也不是差额支付,而是当粮食价格低于政府设定的最低价格时支付给农场主的现金。文章说,每到秋天,农场主就希望粮价下跌,以期得到政府补贴,甚至到了不自然的程度。2005年美国玉米、小麦和大豆等谷物的收成创历史最高记录,但农场主玉米播种面积的90%仍然得到“差额支付贷款”的补贴。

文章介绍了该补贴制度的历史,为了以价格补贴的方式帮助“大萧条”时期千百万窘迫的农民,1938年政府决定出钱买下低于政府定价的所有谷物和棉花。1980年以后,政府库存谷物无法消化,,补贴政策难以为继。在南方水稻和棉花种植州议员的支持下,1985年通过法案,实行“贷款差额支付”,即农民将谷物直接在市场上出售,从政府获得低于政府定价差额部分的补贴。补贴在谷物价格很低时确实起到补贴农民的作用,但问题是没有人知道这项补贴何时能了。

文章仍以农场主Roger Richardson为例介绍说,2005年收获玉米之后。他将与别人共同拥有的19万蒲式耳的玉米(1蒲式耳玉米=25.4公斤)储于仓中待价而沽。同时向政府申请“贷款差额支付”补贴。与此同时,中西部州的玉米价格在“卡特里娜”飓风过后降到5年来的最低点。玉米的低价使政府启动“贷款差额支付项目”。如伊利诺州的DeKalb县2005年9月的玉米补贴为46美分/蒲式耳(美农业部定期公布全国每个县市场价格与政府最低保护价的差额)。 令人不解的是东部沿海各州玉米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但补贴水平却是相同的:48美分/蒲式耳。2005年12月,东部各饲料加工厂原料谷物告罄,玉米价格随之上升,Richardson以2.6美元/蒲式耳的价格出售了他的玉米,这一价格比芝加哥期货市场价格高了50美分。由于Richardson有足够的仓储能力,并且近邻饲料加工厂,他的玉米得以高价售出。尽管如此。Richardson还是从政府得到75000美元的补贴。

这种不顾地区差别而支付相同补贴的政策源于2002年国会的一项法案,它要求美国农业部尽力缩小州与州、县与县之间的补贴差距。国会资深参议员Tim Johnson 和 Thomas Daschle在致时任农业部长维尼曼的信中曾这样写道:各地不平等的补贴对农场主来说决不是简单的数字,农场的盈亏往往就在这些差别之中。

文章认为,如今美国的农场主已经学会了如何在价格低时锁定政府补贴,在价格高时及时抛出手中的谷物。据官方统计数字,2005年玉米的平均农场售价是1.5美元/蒲式耳,只比全国最低保护价低5美分,但他们得到的补贴是44美分/蒲式耳,两者的差距达38亿美元。2004年也是如此,尽管农场主能以高于政府最低售价出售玉米,他们仍然得到了27美分/蒲式耳的补贴。农场主得到的这笔横财总额达到27亿美元。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是美国的农民已经掌握了利用政府补贴最大限度降低财务风险的方法。

明尼苏达州的农场主Michael Sullivan每年生产100万蒲式耳的玉米,即使去年“卡特里娜”飓风后市场萧条,但他的经营仍然红火。飓风之前,他以2美元/蒲式耳的价格把自己3/4的玉米售出给当地的粮商。还是这批玉米,他从政府LDP项目得到292054美元的补贴。Sullivan把这笔钱称作上帝送给风险农业生产者的礼物,没有它,那些州政府的大佬们就无法使明尼苏达州的经济运转。

文章说,美国农民承认,政府的这些补贴对他们来说是相当好的保护,特别是土地很多的大农场主,每年的投入大,一旦市场萧条就会血本无归。过去五年美国玉米销售价一直略高于政府规定的最低售价,但农场主得到的玉米补贴还是从1998年的10亿美元增长到2005年的43亿美元。

文章在谈到美国农业补贴对世界农产品市场产生的负面影响时承认这一政策受到各国的猛烈抨击。主要反对者认为它严重扭曲世界农产品价格。美国的农业经济学家也指出,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因为美国生产过多谷物而遭受损失。

7月1日,由于美国与一些国家在减少农业补贴问题上的谈判陷于僵局,新一轮多哈回合谈判中断。尽管如此,在两次总统选举时一直支持布什的中西部农业州议员已经放话要坚决维护农业补贴。支持者说农业补贴有助于美国保持贸易平衡,促进谷物市场发展,而欧盟和亚洲一些国家对农业的保护要甚于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已对美国WTO谈判代表发出警告说,不要屈服于外国压力,除非他们对美国农产品开放市场。可以预计,在WTO新一轮农业谈判和美国《2007农业法案》制定过程中,关于农业补贴问题还会有一番激烈争夺。

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