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抬杠遇见机械当代化,雪域春耕多瑙河率先

作者:三农焦点

16日上午9时半,朝阳跃上山头,阳光洒在农田里,几十头装扮若待嫁新娘般花哨的牦牛懒洋洋地走进农田里,“扛”起久违的木头犁把。农民们兴致高昂,田间充满了“咻”“呷”的吆喝声和牛铃的叮当声。与此同时,十几辆拖拉机却停在旁边,偃旗息鼓,无人问津……

春耕仪式现场。 藏历木羊年一月二十六日,在藏文化的发源地——山南雅砻河谷,桑烟袅袅,梵音飘绕。西藏山南乃东县昌珠镇门中岗村的村民们,簇拥在雍布拉康脚下,在藏民族的第一块农田上,举行今年的春耕开犁仪式。 身着节日盛装,手捧哈达,背着一壶壶青稞酒,格桑旺杰和乡亲们一样,涌向今年的春耕仪式现场。20多台花枝招展的“铁牛”,整齐地排列在田间,春耕手们端坐其上,逐一接受乡亲们敬献的哈达和青稞美酒。 “以前什么都种,小麦,豌豆,土豆,但不管种什么,一年到头每亩也就800多元的收入。”西藏第一块农田的主人格桑旺杰说,自从酿造青稞白酒的公司找到了他,这块土地的价值开始凸显。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后,本是朗生出生的格桑旺杰家,因住处距“西藏第一块农田”最近,有幸分到了这块农田。 每年的春播季节,来自日喀则、拉萨,昌都,还有四川、甘肃的藏区农民,不远千里前来膜拜这块土地,抓一把田里的土带走,因为据传这块田里种出的庄稼不会长虫子,于是热爱土地的人们,都想把这块农田的福根带回故乡,撒到自家的耕地上。 “我也曾收过地里产出庄稼的种子钱,还试图收过参观费,但看到千里路上来的客人,什么钱不钱的,经管把土带走!”格桑旺杰说。 2012年,在西藏做青稞酒的青海天佑德酒厂,无意中了解到这块土地的历史价值和特殊意义。“做青稞酒,不就是寻找青稞的源头吗?”西藏天佑德公司的负责人王兆基豁然开朗。 经过10多次的沟通和交流,这块西藏的第一块国王御用农田,被天佑德公司租赁,并从此复活它的历史记忆:耕种青稞。 “地还是原来的地,但种了青稞后由公司收购,收入提高了很多。”格桑旺杰说。2015年,村里的800亩农田,全被西藏天佑德公司承包租赁。 村里的妇女主任央金卓嘎说, “我们村有144户人,通过全村的讨论,大家一致赞成和公司合作,这样地里的收入就有了保障,也有闲暇时间去打打工。” 公司租地,农户种植,村委会监督。大家深耕细作,播种,浇水,人工锄草,每完成一个作业程序,农户就会得到相应的劳务报酬。“这相当于我们种地有了工资。”央金卓嘎说。 铁牛开动,犁铧入地,沉睡的土地翻出一沟沟希望。抛洒糌粑,和着欢乐的祈福与歌声,3月16日的雅砻河谷一片沸腾。

365bet在线官网,365bet体育在线官网,365bet体育在线投注,新华社记者陈天湖、王军、许万虎 三月的西藏,和煦的春风吹皱了雅鲁藏布江的清波,雪域高原迎来了贯彻落实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和“十三五”规划的第一个春天。一年之计在于春。行走在雪域大地,随处可见农牧民开耕、播种的忙碌景象,拖拉机的“突突”声,耕畜的嘶鸣声,女人们的嬉笑声,男人们的吆喝声……勾画出一幅“人勤春来早,雪域春播忙”的美丽画卷。 藏源山南:盛装划下“第一犁” 雅砻河谷,清风染绿了柳梢,一派生气。山南地区乃东县门中岗村的村民们在“西藏第一块农田”上,划下春耕“第一犁”。 16日清晨,飘飘洒洒的一场春雪给今年的春耕平添了诗意。村民们身着华丽氆氇藏装,扛着锄头、扒犁,在笑语欢颜中涌向沉睡了一冬的农田深处;田间桑烟滚滚,人声鼎沸,漆彩的藏式木柜上摆着“切玛”和果盘。 10时许,雍布拉康僧人在田埂旁念诵起祈祷丰收的经文。14名头戴金色毡帽、年轻力壮的村民登上鲜花装点的拖拉机,“突突突……”,按序打弯前进,其后紧随一队妇女,熟练地躬身、撒种。 随后,村民男女分列两阵,吆喝着祈求丰收的祝祷词,踏着唱和的节奏,用扒犁平整土地、播撒种子。 雅砻河流域是西藏粮食主产区之一,也是西藏农耕文明的滥觞。在仪式现场,记者见到了“西藏第一块农田”的主人格桑旺杰。他说:“前几年,这块青稞田与一家青稞酒企业结缘,企业采取‘公司+农户+基地’的模式利用土地,帮助村里145户村民获得了户均年收入过万元的稳定收益。” 11时许,春耕仪式渐入高潮,村民们环绕农田,口中呼喊着“拉嗦罗”的敬神祈福语,继而向空中抛撒糌粑,祈求五谷丰登。瞬时间,洁白的糌粑混着袅袅升腾的桑烟,散入田野嘹亮的歌声里,飘向远处皑皑的雪山…… 拉萨河谷:铁牛“上岗”闹春耕 “嗒嗒,嗒嗒……”一台台挂着五星红旗和洁白哈达的拖拉机,一字排开,浩浩荡荡驶向农田中央。16日9时30分,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白堆村的村民迎着初升的太阳,开始了忙碌的春耕。 队列打头的拖拉机驾驶座上的巴桑笑容满面。拥有26亩土地的巴桑家里只有4口人,平日种地全靠他和妻子。“我家有一台拖拉机,去年新换的,”巴桑说,“一台拖拉机价格一万八,有了政府补贴,实际只花一万二,这个支出一年就能赚回来。” “过去靠牲畜耕地,半个月都弄不完。现在不一样了,有了‘铁牛’,一上午就收工了。”巴桑说。 5年前,白堆村还延续着“二牛抬杠”的传统生产方式。在国家农机补贴政策的引导下,白堆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德吉央宗和村两委班子成员共同跑项目、争取资金,成立了村级农机合作社,使白堆村成为拉萨市首个农业机械化村,不仅村里土地的耕、播、收全部实现机械化,还可跨村作业赚钱。 粮仓日喀则:“科技支撑”显身手 眼下,尽管高山白雪皑皑,河水冰凌漂浮,但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春风也吹醒了后藏大地的土壤,缱绻了一冬的村民们也舒展拳脚,纷纷走向田园。 方方正正的农田,直通田间地头的机耕道、弯曲的水泥灌渠、笔直的杨树排成行……走在西藏日喀则市江孜县高标准农田间,记者无不感受到一派现代农业的新气象。 “以前,这一带农田庄稼收成主要‘靠天吃饭’,累死累活一亩地收300公斤算是很好了,现在,农田经过改造,又种上了青稞新品种‘藏青2000’,亩产提高到了700斤。”江孜县江热乡加冲堆村村民琼卓说。 日喀则被誉为西藏粮仓,耕地面积占全区三分之一,粮食产量占全区40%。过去,当地老百姓主要种青稞、油菜。虽说青稞是藏族百姓的主食之一,但价格不高,常常一年的收成仅能维持生计,增收门路不多。 为提高青稞的产量,西藏加大农牧业科技创新力度,培育出青稞新品种“藏青2000”。这一新品种平均每亩增产25公斤,近5年累计推广面积达133.5万亩,带动农牧民增收1.5亿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日喀则农民除了种植新品种,也开始注重利用科学种田和精耕细作来提高粮食产量。他们普遍按照施足底肥,深耕细作,采用“种子药物包衣”新技术,减少病虫害。 地处中印边境线上的亚东县下亚东乡三岗新村村民次央家有10亩耕地,在县农科人员的培训下,她掌握了测土配方施肥技术,去年通过运用这项技术每亩增产近百斤。“土地吃上了‘营养餐’,实现了增产增收,科学种田就是好!”次央说。 夕阳西下,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踏上了回家的路。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瑞雪兆丰年,雪域高原有望再次迎来丰收的年景。 责任编辑:王伟

这是每年都会出现的景象,这一天是藏历二月初五——“春耕”的日子。

实际上,西藏各地的春耕日期因时因地而异,但前后相差不多。堆龙德庆县德庆村村委会主任达瓦站在田间,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便指挥起来。“正反各转三圈,然后所有人围到桑烟周围撒糌粑”,达瓦说,从人类学会耕地开始就有了传统的农耕方式,春播庆祝仪式也由此而来。

成对的牦牛被身着盛装的农民驱赶着在田间小跑,每对牦牛身后都跟着一个提着塑料桶的孩子,牦牛所经之处,土地被翻出深深的沟壑来,孩子们从桶里抓出种子,洒在沟里,女人和老人们则在一旁帮忙吆喝,田间的热闹气氛惊起了四周的小鸟。

离德庆村约10分钟车程的马乡桑烟四起,这里要比德庆村多了些隆隆的机械声,12辆东方红牌拖拉机排成一队,犹如12头铁牛,围绕着点燃的桑叶打起了圈圈,地面上翻出湿润的泥土,泥土的气味立刻与桑烟混合,令人神清气爽。两头肥硕的牦牛头顶彩旗,身上扎满各色装饰,摇晃着染成火红色的尾巴扛着木犁在一旁休息——完成仪式后它们便可以休息了,剩下的工作留给了拖拉机。

离牦牛不远处,一位僧人席地而坐,闭着双眼低声诵着经,祈求五谷丰登、风调雨顺。

“它们平常是不下地的,我们养着它们,但是每年的春耕没了它们可不行”,马乡一组的农民多吉骄傲地说,他们这里的春耕被评上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两头牛也很有讲究,一头毛色偏蓝,一头为棕毛,分别代表蓝天和大地,我们农民耕种离不开蓝天、水源和大地”。

尽管农民们格外看重他们的牦牛和传统仪式,但帮他们种地、秋收的却另有其“牛”。如今的西藏农业机械化愈加普遍,“铁牛”代替了牦牛,成了田间劳作的主力军。

拥有39亩土地的多吉家里只有四口人,平日种地全靠他和妻子,“我家有一台拖拉机,去年新换的,种39亩地不用发愁”,多吉轻松地说道,一台约18000元人民币的拖拉机,加上政府补贴,实际只用12000元,而这个支出多吉一年就可以赚回来。

“39亩地中,种12亩豌豆,4亩油菜,剩下种青稞”,多吉之所以这么分配,是因种油菜和青稞政府还另有补贴,而豌豆则可以卖更好的价钱。

“我更喜欢机械化的耕种方式,我家里没有留牛,不是养不起,只是觉得没有什么必要了”,41岁的多吉坦言,自从他23岁那年买了第一台拖拉机,就再也没用牦牛耕地了。“以前起早贪黑,现在中午才开工,太阳落山前就收工回家了。”

就效率而言,“铁牛”无疑更胜一筹,因而在地势相对平坦的西藏农区已普遍推广,而地势陡峭的地方牦牛则凸显出它们的优势,“铁牛”和牦牛就此实现了“土地分配”。

在西藏农民百姓的心中,如今的牦牛和春耕仪式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寄托,“我们虽然平时耕种已经都用上拖拉机了,但春耕是我们的传统,不能忘的,而且还要继续传承下去”,达瓦说。

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